关闭
Email Address 电子邮箱
AM实验空间项目:<无定>徐一一 个人项目

日期:2018年12月22日—2019年1月2日
地点:美术馆AM实验空间


AM实验空间项目

无定NOTHING LASTS FOREVER 

徐一一 个人项目

展期:2018年12月22日—2019年1月2日

开幕时间:2018年12月22日15:00

展览地点:

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一层,AM实验空间

北京西路74号

AM实验空间项目策划:

曲俊、徐轩露、王庭杰

媒体支持:

在艺 | 多攒公共艺术地图 | 知羹 | 冷眼

参数化设计:赵阳臣   

海报设计:黄玉龙   

摄像:李至惟


 展览简介 

本次展览的对象是青年艺术家的装置作品。作品名称《无定》。其阐释的是“在我们这个可见的世界之外还存在着其它世界”。艺术家的装置作品是以一种表面看似外来的因素扩大了人类对空间的想象,就像是通往另一个宇宙的传送门,想要通过装置探讨“平行宇宙”的可能性。作品的周期性翻转选择与自然界的瀑布产生关系,通过镜面将观者的影像以及观者所处的空间进行不断结构重组,同时以“瀑布”作为连接两个时空的“门”,旨在表达一种时间的流逝和人的内心的转变以及自我认知的思考。



巴比伦宇宙学将宇宙的最早阶段描述为水中混沌,类似于创世记中的描述。在印度教宇宙中,宇宙的初始状态是绝对的黑暗。黑色代表了空间的无限和不确定性。

 “无神论者认为:永恒乃镜花水月人类神思玄想之事,时空即为运动世间万物当无不运动。是为生命宇宙之法则,又如何永恒。时空包括其间万物,皆是流变更替。谁能超越时空谁就可以获得永恒。”永恒的变化已然是一种永恒,永恒是超越时空的,存在于时空之外。永恒即变化,即无定。

希腊哲学家阿那克西曼德(Anaximander )把无定看作是世界上一切事物和事件的第一原则或终极生成力量。即存在一种宇宙秩序并试图用理性的方式来解释它。无定是不朽的,不灭的,在时间和空间上都是无限定。它不会具有一般元素及其他的组合物特征。毕达哥拉斯派把无定和界定看作是世界由此进化而来的两种不同的原则,阿那克萨戈拉(Anaxagoras)的心灵也是无定,即在范围上是无限的或不定的。一切都是从无定产生的,然后在无定中被摧毁。

作品局部


自然,水,空气,火,土等,是第一批希腊哲学家认为构成世界的基本要素,实际上代表了神话中的原始力量。 “什么是神圣的?什么没有起源也没有结束。” 时间无限的概念对于希腊人的心灵来说是远古时期对于不朽的宗教观念所熟悉的,而阿那克西曼德的描述则与这一观念相吻合。一切都是从无定产生的,并且它的破坏生成无限世界,并再次破坏它们。他说为什么这是无定。因为只有这样,起源和毁灭永远不会停止。

宇宙中的任何东西,几乎所有东西都是有时限的。它有一个起点和终点。有些昆虫生活只有几个小时,生命周期很短。有些动物只有几周或几个月的生命。我们从婴儿开始,以老年人身份结束。太空中的星系,恒星,太阳系,行星和其他地层都有它们的开端,并且一直处于不断发展或退化的过程中。

然而,永恒是什么是无法言说的,因为没有对比,只能说像什么。“对不可说的,要保持沉默”—维特根斯坦。语言是用来描述经验世界的。因为经验世界里的东西都是可以区别对待的。所以当试图用理性的方式来解释宇宙的秩序,用语言来形容经验世界以外的内容是,必然带来逻辑的混乱。

破坏是秩序反弹的一部分,因为将其推向毁灭,这也是一种重建。

 

作品局部



序    言

洪磊

网络时代的感观触觉,唯有女性最是灵敏。于当今,女人是最适合做艺术家的,她们能够非常确切地表达自己,因为,她们的肌肤的敏感更能感知周遭冷暖,一种条件反射般,迅速作出的反应,这样的叙述,往往直指内心。

在徐一一的这件作品里,她启用了三个符号,水代表着时间,石头寓言着永恒,而镜子则是梦幻或者虚无或者恐惧,徐一一她自己也说不清楚。荣格心理学派,普遍认为镜子的意象来自于巫术。她将镜子打破,她不敢直视镜中的自己,或者她并没有想要去看见自己,她想在这破碎的幻梦里,企图导演自己的幻象。

    然而,她使用了大量的宏大词语,竭尽全力想要掩饰自己。她甚至以现代技术迷惑人们,机械传动方式指称瀑布,并且制造出光的折射,散布神秘之迷离,或许她想要后现代叙事。然而她是现代主义的,甚至是女性主义的,不过她却守望着传统智性女人的幽和怨。

她的个人故事,隐隐地做着悲哀,以潺潺流淌的瀑布声,掩盖她哭声嘤嘤。这里的流水是讲述时间,阴阳两隔的象征,而她内心的遮蔽,却将黑色之石永恒。这里仅仅是一处虚设的空间,通过诸如声和光和黑暗,营造她内心的最柔弱处……

 

作品局部



Foreword

Thom Puckey

In a blacked out rectangular space, Yiyipresents us with her installation. Mesmerising, meditative and spectacular.Enigmatic. Dark stillness explodes and light scatters into all corners.

What is this form that we meet, thatrepeats itself 3 times?

1: a blank black slab, masking theentrance. The reminiscence is clearly one of the transformative black slab inKubrick’s 2001, but distantly and strangely a scaled up version of theaddictive black metal and glass slab so many of us now carry around in ourpockets.

2: in similar proportions, directlyopposite the black slab, the mirror-slab, the mirror-wall. A tall grid ofcountless little square mirrors, moving in wave patterns, each one is dependenton and independent from the others. (The movement of these mirrors alonetransfixes us!)

3: again, similar proportions, but on thefloor between the two: the pool of broken mirrors. As if the mirror-slab justdescribed has imploded and shattered, the shards scattered in disorder andchaos.

The matter, the glue, that unites thesethree, is light. What are we without light?

Diverse sensual and spectacular videoimages, elementary, flowing, metamorphosing, stream from a projector high up inthe blank black slab. They stream to the mirror-slab. They are reflected in thewave patterns, they take on the order of these waves. They reach the pool ofbroken mirrors (broken memories, broken, broken, broken), the waves becomedisorder, chaotic. A sensual chaos of scintillating light fragments fills thespace between.

Yiyi requires that we pause here in thisspace, that we remain here for more than a few moments. Our duty, our pleasure,our meeting with order, with chaos, with profundity. 


关于艺术家


徐一一

公共艺术硕士,2018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出生于徐州,现生活工作于南京。以艺术家的身份就职于南京大学建筑设计院。

实验艺术践行者,作品大都呈现一种实验性,热衷于对媒介与形式的发掘。装置作品为继毕业展后在南艺美术馆以个人项目的名义结合空间体验做的一次实验性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