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Email Address 电子邮箱
Poetry 诗歌 AMNUA志愿者活动

日期:2018.6.8,18:30-20:00
地点:美术馆咖啡厅


Poetry 诗歌

AMNUA志愿者活动

报名人数:20名志愿者

主讲:莫娇王亚敏 张德强

志愿者团队:李颖蒋雨航 马梦琳

指导老师:王亚敏

个人简介: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策展人

指导老师:张德强

个人简介:华东师范大学博士,南京艺术学院人文学院教师

莫娇:诗歌爱好者

南京艺术学院文产学院学生

 

侯孝贤在《海上花》的拍摄中说:ACTION不是我感兴趣的。我的注意力总是不由自主的被其他东西吸引去,我喜欢的是时间和空间在当下的痕迹,而人在这个痕迹里头活动。我花非常大的力气去追索这个痕迹,捕捉人的姿态和神采。对我而言,这是影片最最要的部分。

或许诗歌也是同样的:日常生活的痕迹,时间与空间的当下,人的神采与反应,只不过这个神采是内化的反应。

整个六月份,我们将为志愿者展开系列诗歌活动。

 

 

 

来自南京艺术学院,南京大学,南京师范大学,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分院,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以及南京信息大学等院校的志愿者分别诵读了自己喜爱的诗歌。

 

诗歌的本质是对美的凝神观照。一阵风或一场雨带来了诗意的契机,让我们想到了过去,我们的家乡和朋友,把我们前前后后的遗憾,甜蜜,无助浓缩成几句诗行,试图通过一瞬间的感知而使其永恒。诗歌那独有的音乐感和形式感,更是轻易地便抵达到内心深处。阅读诗歌,进入别人的故事,更是自我创造的一步步深化,自我重构和形塑的成长过程。

凌晨四点半,金属钥匙与机器的摩擦

撕开了夜织的面目

他驾着冰黑色的土地,一层一层向上,

用手臂与操作杆斡旋,

漆压压的眼镜不断地向左、向右,

后退、前进,把一座小山的重量

移到另一座更小的山上

乱柴横斜,铲、耙、簸箕露出冷厉的一角

尼龙与塑料追随着风的起势

深深浅浅的墨色有层次地降临

一幅铜版画,又不单纯地只为他所见

窗户里的眼睛,小手把云雾擦弄后

时时刻刻地,彻头彻尾地

把他当成了一幅铜版画。



南方果实在我口中苦涩,苹果树

你可知道,我应该在何时放弃?

怎样迅速和直接

怎样地不去犹豫,不会

再一次地忍受煎熬

日神追着达佛涅的脚步已经停下,

你是否也可以为我向小爱神请求,

让我的双腿变得麻木和沉重,

为我跳动的胸部箍上薄薄的树皮,

让我的头发变成稀疏的树叶,

直到变成一棵苹果树?



敲击着灵柩的小鬼暗地注视

舞蹈的发生,父亲和女儿

在一片静寂幽深的灌木群,

以指尖,以足尖的交集

在庞大的山体轰然倒塌间,

在灰鸽失血流窜的可怖之夜,

他们纵乐,裸露出自己洁白的肌肤,

在无限的虚空里,

他们微笑,然后时间停滞。

他们拥有唯一的特权。

                                   

                                    ————莫娇